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春色> 淫亂的小雪

淫亂的小雪 - [db:分页标题]

本篇最後由 bad594714571843 於 編輯



我叫小雪是個高 二女生,身高162cm.體重45公斤。34D.24.35.身材。



臉蛋長的完全像拍AV的星野绫香。,因爲走起路來,奶子一挺一挺的,屁股也俏的老高。讓我在學校蠻受歡迎的……



今年寒假時跟同學約了到KTV唱歌,共有五男三女,其中有男同學小偉、小志、小傑和小傑的哥哥小豪和他哥的朋友阿龍,當然我們免不了叫了啤酒喝助興,大約唱了一個多小時,女同學小敏突然胃痛,另一名女同學小玉隻好陪她先離開去看醫生,等她們兩個走了之後,他們五個男生就拼命向我敬酒,因爲隻剩下我一個女生了,我不好掃他們的興,便一杯接著一杯跟他們喝,我雖有酒膽但酒量並不好,沒多久我就有了醉意,啤酒喝多了也特別想尿尿,我便起身到包廂的廁所去解放,當我尿完打開廁所門時,便看到豪哥站在門口,我以爲他也想要尿尿,我正想走出門時,卻被他一把推入廁所,我當時呆住了,再加上酒精的發酵,反應也變的遲頓,豪哥將我壓在牆上,吻著我的耳朵,手也不客氣的將我身上的小可愛往上扯,我34D的奶子就這樣彈了出來,他一看到我的奶子,便往我的奶頭上吸吮了起來,另一手也死命的在我奶子上搓揉,我用我僅有的意識叫他不要這樣,但奶頭在他的逗弄之下,我忍不住呻吟了出來:「呃…豪哥…不要…呃…不要…呃…呃…」



豪哥一看我已有了反應,就拉下了拉煉,掏出他早就硬了的大雞巴,將我轉身趴在洗水台前,他掀起我的裙子,把我的丁字褲往下扯便說:「哇拷!你今天穿丁字褲就是準備來讓我們幹的是吧?」我搖著頭否認:「我沒有…」他不理會我就將手往我騷穴上摳,我在他的摳弄之下,我便意亂情迷不能自己的淫叫起來,我的騷穴在他手指快速抽插之下,也已濕的不像樣了,他得意的對我說:「你好濕耶,你現在一定很想被我幹是不是啊?」我用我剩餘的理智搖頭否認,他突然將手指抽了出來,我的騷穴也因而有了些許的空虛,那知他這時卻將他的大雞巴往我騷穴上磨擦了起來,我被他磨的心慌意亂,整個騷穴騷癢難耐而不停的淫叫,他也看出了我的反應便對我說:「怎樣?想不想被我幹啊?要說實話喔!不要違背你的生理反應喔!」終於情欲戰勝了我的理智,我便點頭承認了,但豪哥並不放過我,再說:「想啊!那就求我幹你啊!我沒得到你的同意,我不敢幹你啊!快啊!想我幹你就快求我啊!」



我現在隻想被豪哥的大雞巴插入騷穴止癢,抛開了自尊就不知羞恥的說了:



「呃…求你…求你幹我…呃…呃…我騷穴好難受…快用你的大雞巴…幫我止癢…呃…呃…求求你快幹我!」



豪哥不等我說完,便突然將他的大雞巴往我騷穴插了進去,我被他這突如來的舉動也高聲的淫叫起來,他毫不客氣的猛力抽插著,手還不時的揉著我的陰蒂,讓我幾乎快承受不住:「啊…啊…慢一點…小力一點…啊…啊…你會插死我的…啊…啊…」



他根本不理會我的哀求,仍然對我死命的抽插著:「媽的,幹死你這個小蕩婦,操死你這個欠人幹的小賤B!」



在我不斷淫叫的同時,我看到了廁所門口不知那時已站了其他男生在觀看這場活春宮,他們每個臉上都帶著邪惡的淫笑,我覺得好羞恥,想起身逃離豪哥的抽插,但豪哥兩手由我身後繞過,扣住我的奶



子大力的搓揉,下身也更猛力的幹弄著我,我受不住他這般的狠幹,淫叫聲也不絕於耳,這時小傑開口了:「哥,怎樣?我說的沒錯吧!小雪一定好幹!幹的爽不爽啊?」



「爽啊!爽的不得了,小 女生的騷穴就是不一樣,又緊又好幹,奶子又大,真是他媽的有夠爽的!」豪哥得意的說著。



聽到豪哥這麽說,他們四個男生開心的大笑了起來,這時阿龍也開口了:「喂!小老弟不好意思啊!我們兩個老哥先幹啊!」「沒問題!敬老尊賢嘛!龍哥不用客氣你先來啊!」他們三個嘻嘻哈哈的說道。



這時龍哥走向馬桶,將馬桶蓋放下來,豪哥也將找拉向馬桶,讓我手撐在馬桶蓋上,龍哥掏出他的雞巴就往我嘴上送:「小賤B快,快幫龍哥我好好舔一舔,龍哥保證等會把你幹的爽上天!」



我雖想反抗,但卻被龍哥扯著頭發,一手掐住臉頰將嘴張了開來,他們兩個就這樣一前一後的幹著我上下兩張嘴,身後的豪哥狠狠撞擊我的屁股發出了啪啪聲,豪哥邊幹著我邊對小傑說:



「喂!你們幾個繼續唱歌啊!我怕這小賤B被我們幹的太爽,叫的太大聲會被外面聽到,你們去唱歌,等我們好了再換你們幹!」說完小傑他們三人就回去繼續唱著歌,豪哥每次都猛力的插到底,很快的我的小腹一陣收縮便高潮了,兩腿也不住的抖著,豪哥見狀便加速的沖刺著,沒多久就在我騷穴射出了精液,當豪哥抽出雞巴時,龍哥便讓我坐在馬桶上,將我兩腿高高擡起,用力的將雞巴插入我騷穴,我也看到了他的大雞巴在我騷穴快速猛力的撞擊著,我忍不住的放聲淫叫,龍哥興奮的說:「小賤B,龍哥幹的你爽不爽啊!聽你叫的那麽大聲,一定很爽吧!是不是啊?」我已被他幹的情欲高漲,也不知廉恥的回應他:



「爽…啊…啊…好爽…啊…龍哥好會幹…啊…幹的小雪好爽…啊…啊…小雪快被…兩個哥哥幹死了…」



當我這樣說時,被豪哥出去叫進來的小志給聽到了:「幹!早就看出來你是個破麻了,長的就一付欠人幹的樣子!今天就讓我們兄弟幹死你這個臭賤B」說完便將他的雞巴也插進了我的小嘴口交,我就這樣被他們幹流的上下幹著,一直到了換小傑幹我時,豪哥進來說了:「小傑,這樣幹不夠刺激啦!我們來玩個更刺激的!」



「哥,那你說啊!要怎麽玩法才夠刺激?」小傑問道「我們按服務鈴叫服務生進來,讓他看這小賤B被我們幹的賤樣!怎樣?這樣夠刺激吧!」豪哥看著我邪惡的說著



「哇!好啊!反正她也不是我們的馬子,就讓她被幹的婊子樣分享給別人看,我們也不吃虧啊!」小傑興奮的附合著豪哥,說完豪哥便向包箱走了進去我隻能死命的搖頭求小傑:「小傑…不要…啊…啊…求你不要幹我給陌生人看…很丟臉…啊…啊…」



小傑根本不理會我,隻是更力猛力的幹著我,我也不斷的繼續淫叫著,沒多久包箱門開了,是服務生送啤酒進來了,當他經過廁所時,看到裡面的這一幕活春宮,就呆在了廁所門口,他呆站了一會便將啤酒送了進去,當他要離開時,走到廁所門口,小傑也刻意的狠狠將我幹的淫叫不已,這時我看到服務生不自主的撫摸著他的褲檔,小傑見狀就說:「小賤B,想不想被服務生哥哥幹啊!我叫服務生哥哥來幹你好不好啊?」



我被小傑幹的已神智不清的回應著:「啊…啊…好…我要服務生哥哥…幹我…啊…啊…服務生哥哥…快來幹我…啊…啊…小雪好欠幹…快來幹我…」服務生聽我這麽一說就傻住了,這時豪哥和龍哥也走過來了,豪哥便對服務生說:「兄弟,你想不想幹她啊!這小賤B蠻好幹的喔!奶子又大又軟,騷穴又緊又會吸,你想不想試試啊?」



服務生吞了吞口水說:「真的可以嗎?我真的可以幹她嗎?」「當然可以啊!這小賤B很欠幹也很耐幹,我們五個人都幹過了,也不差你一個,今天就當你走狗屎運,便宜你了,你要不要幹啊?不要的話我叫別的服務生來幹了!」



「要,當然要,不幹白不幹!」說完他便掏出雞巴走向我,將雞巴也插進了我嘴插送著,沒多久小傑終於射了,而服務生的雞巴也被我小嘴插硬了,當他正想把雞巴插進我騷穴時,被龍哥阻止了:「等一下,我們在站著看很累,不如到包廂去幹吧!這樣大家可以坐著欣賞現場活春宮表演!」說完服務生和小傑就將我拉起,進到了包箱,他們便將桌面清空,讓我躺在桌面上,服務生架起了我的腿便不客氣的將雞巴抵住我的騷穴幹了進來,他們五人在旁邊拍手叫好著,服務生也興奮著兩手揉著我的奶子幹著我說:「好大的奶子,真的好軟,騷穴好緊好會吸喔!幹的好爽喔!」他們五人淫笑著對我說:「小賤B,服務生哥哥幹的你爽不爽啊?你喜不喜歡這樣被我們輪 奸啊?」



我這時的情欲已控制不住我的理性,我不知羞恥的說著:



「啊…啊…爽…好爽…我喜歡…被你們幹…啊…啊…我喜歡…被你們輪 奸…啊…啊…我要天天…被你們幹…被你們輪 奸…啊…啊…穴穴爽死了…我的賤穴要被你們幹爛了……謝謝…你們幹我啊…啊~~~~我…要被幹……的升……天…



了……」



他們五人聽我這樣說狂笑著,而服務生見狀便露出不屑的目光看著我說:「幹!你真賤耶,這麽欠人幹啊!你一定被很多人幹過了,真是個破麻!爛婊子一個!」接著他轉頭問小傑:「這臭婊子是不是你們學校的公共廁所啊!這麽不要臉的話都說的出口,真是有夠賤的!」



小傑得意的回答:「對啊!我早就看出來了,她長的一付婊子樣,我們是計劃把她栽培成校園公廁啊!你放心,以後我們來這唱歌時,一定約她來給你幹,到時你吃好道相報,還可以叫你同事一起來幹!」「真的嗎?那我就不客氣啰!忘了自我介紹,我叫阿宏,各位表哥表弟!先謝啰!」阿宏接下來邊幹我邊不斷用不堪入耳的言語羞辱著我:「臭賤B,幹死你,不要臉的臭婊子,這麽欠人幹,臭破麻!」阿巨集漸漸加快速度抽插著我,終於在我騷穴射一大堆精了「我要先去值班了,等會有空再來幹她一炮,謝了!



讓我幹到這麽婊的賤貨!幹的真是他媽的超級爽!」阿宏說完穿好褲子便離開了包箱,接著我一再而再次受到他們輪翻的奸淫,在高潮不斷之下我的淫叫聲也不斷的充斥在包箱內,幹的我高潮連連,我不知本是單純的出來唱歌玩樂,小穴卻變成了他們衆人的性玩具,雖然心理上覺得羞恥不已,但不可否認在生理上,我被他們幹到爽翻了天,我不知我日後在學校還會遭到他們什麽樣的淩辱,心理既害怕卻又有所期待,我是不是就像小傑說的,骨子裡就是個淫蕩的女孩?



我洗完澡全身沫完乳液,才剛套上T恤,樓下對講機的鈴聲就響了,我趕緊去接聽,原來是挂號信,我連忙抓了件短裙套上,連內褲都還來不及穿,就沖下樓去收信,當我下樓梯時,看到住在樓上的健偉哥,也在樓下收完信正要上樓,我匆匆忙忙的下樓,渾然不知我沒穿內褲的裙底風光,已被健偉哥一灠無遺,與健偉哥錯身而過時,我隨口與他打了聲招呼,當我簽收完信件時,我擡頭發現郵差先生正低頭盯著我的T恤領口看,此時我才警覺到我沒有穿胸罩,恐怕T恤內的奶子都被他給看光了,我拿了信就紅著臉上樓了,當我上樓時看到健偉哥在我家門口的樓梯轉角處等著我,健偉哥開口說:「小雪你一個人在家啊?」「對啊!我爸媽說今天公司要聚餐,我哥又跟同學去看電影了,就隻剩我一人在家了!」



「喔!對了,你上次不是說要跟我借周傑倫的CD嗎,你要不要現在上來拿?」「現在啊?」我忽然想起我沒穿內衣內褲,這樣子到一個男生家好像不是很妥當,「嗯!那你等我一下,我把信拿進去再上去找你好了!」「不用啦!就在樓上而已,你隻是上來拿一下就下來了,何必那麽麻煩呢?」我心想也對,拿了CD就下樓了,何必多此一舉:「好吧!那我們現在上去拿!」



於是我與健偉哥上樓進了他家,進到他家時,他家也空無一人,問他才知道他弟弟健群跟同學去打藍球還沒回來,他家也隻有他一人在家,健偉哥是大三的學生,而他弟弟健群是我們學校的高 三學生,等於是我的學長,而我也知道健群對我一直有好感,健偉哥說他房間有很多CD,叫我去他房間自己挑,要借幾片都可以,



我一聽就很開心的跟他進房去,我進到他房裡,書櫃上果然有好多歌星的最新專輯CD,我正眼花撩亂的挑選時,健偉哥俏俏的走到我身後,雙手輕輕扶著我的腰說道:「小雪,你身材很好喔!」



我正專心挑著CD,也沒在意的回答著:「那有?還可以啦!」接著健偉哥更大膽的追問:「你做愛打炮的經驗一定很豐富喔!有多少人幹過你的浪穴喔?」



我嚇一跳回頭望他:「健偉哥你怎麽知道?難道你也想……?」我話還沒說完,就被健偉哥一把給抱在懷裡,我拼命掙紮想脫離他的懷抱,可是他的力氣很大,我根本就掙脫不開:「健偉哥,你幹嘛?快放開我!」「少裝了,你沒穿內衣也沒穿內褲就下樓,不是擺明了勾引男人來幹你嗎?



不要不好意思承認了!」



我又急又羞:「我那有?不是這樣的,你放開我,我要回家!」「開玩笑!送入口的肥羊,我怎麽可能就這樣放你走,要走也要等我幹完你才能走啊!別裝純情了,你都不知道給多少人幹過了,也不差我一個啊!」說完就將我壓在床上,開始動手扯著我的T恤,揉捏我的奶子吸吮著「不要…啊…不要…啊…放開我…」我掙紮著想脫離他的魔掌「哇!好大的奶子,好軟好好摸喔!真是個大奶妹!」邊說邊用手大力的搓揉著



「健偉哥…你放開我…不要啊…救命啊…」我企圖用呼救聲,看能不能嚇退他,沒想到他的唇隨即就壓上了我的唇,阻止了我的呼救,同時舌頭無賴的伸入我的口腔,與我的舌頭纏繞吸吮挑逗著,而手指更加在我的奶頭上使勁揉捏著,我漸漸被他挑起了情欲,也開始呻吟喘息了起來,健偉哥看我有了反應,便放開我的唇低頭專心吸吮我的奶頭,一手繼續揉捏我的奶子,另一手伸進我短裙內開始逗弄我的陰核,我的奶頭和陰核都非常的敏感,經不起他如此的挑逗,終於忍不住淫叫了起來:



「嗯…啊…啊…不要…啊…不要啊…啊…好癢…啊…不要啊…」「不要,不要什麽啊?小騷貨,不要停是不是啊?」健偉哥說完,更大膽的將手指插入我小穴抽插著



「啊…啊…不要…啊…不要停…啊…我會受不了的…啊…好癢…啊…啊…」健偉哥聽著我呻吟的求饒著,手指在我小穴內的抽插也就更加的快速起來,而我的小穴在他的抽插之下,淫水已開始泛濫,整個小穴已濕的不像話「啊…啊…健偉哥不要啊…啊…我快受不了了…啊…啊…快停手啊…」「小雪,你的小穴好濕喔!好像在說著,它好欠幹,好想被大雞巴插耶!你說是不是啊?」



「啊…啊…別再插了…啊…啊…好癢…好難受…啊…啊…求你…求求你…」「求我?求我什麽啊!求我幹你嗎?很癢是吧!想讓我的大雞巴插進你小穴裡,幫你止癢是不是啊?」



我被他挑弄的已沒了羞恥心,便發浪的回應著:「啊…啊…對…我好難受…啊…快用大雞巴幹我…啊…快…求求你…快…」聽我說完,健偉哥便將我T恤脫掉,站在床底下將我雙腳拉至床沿,接著脫下他的短褲,露出他那硬的嚇人的大雞巴,撩起我的短裙,就頂住我的小穴狠狠的插了進去我被他這一插,尖聲的淫叫了起來:「啊……好大…啊…你插的好狠…啊…啊…」



健偉哥雙手繞過我雙腳,用力的揉著我36c的奶子,下身的雞巴也一下一下用力的頂著,每一下都頂到了小穴深處,我被他這種幹法,頂的哀聲連連「啊…啊…你好狠…頂死我了…啊…啊…我會被你…幹死的…啊…啊…」「幹!好爽,從沒幹過奶子那麽大的騷貨,今天真是賺到了,真他媽幹的好爽!」



我被他這樣幹了沒多久就小腹一陣抽搐高潮了,接著他將我拉起,用不同的姿勢不停的幹著我,最後將我推向書桌,讓我趴著像母狗一樣,從後面幹著我,我的小穴在他大雞巴不停的抽插之下,不斷的發出噗漬噗漬的淫水聲,我的奶子也不時淫蕩的晃動著,半個小時內,我已被他幹的高潮了三。四次,在我被幹的意亂情迷的同時,完全沒注意到客廳的門開了有人回來了「啊…啊…我不行了…啊…啊…我又升天了…啊…浪穴快給你幹死了…啊…啊…」



「小母狗,健偉哥幹的你爽不爽啊!你叫的好浪好賤喔!聽的真是爽,沒想到你外表長的那麽清純,其實骨子裡是個欠幹的騷浪貨,活像個婊子一樣!」「啊…啊…對…我是欠幹的小母狗…啊…我被健偉哥幹的好爽…啊…健偉哥好厲害…好會插穴…啊…我太喜歡被健偉哥亂幹了…啊…啊…」在我說這話的時候,健群已走到了健偉哥的房門口,他訝異的看著我們,楞在了原地:「哥,你們…小雪,怎麽是你?你們兩個幾時搞上的?」我聽到健群的聲音嚇了一大跳,頓時覺得好羞恥,本想起身逃離,但上身被健偉哥用力的壓著繼續大力幹著穴,淫叫聲也因此停不下來「你別誤會,這騷貨不是我馬子,她沒穿胸罩也沒穿內褲,就跑上來找我,不是擺明送上門叫我幹她嗎?我如果不幹她,豈不是太對不起我下面的小弟弟了?」「哥,你…你怎麽可以這樣?你明知道我喜歡小雪,你怎麽可以這樣對她?」「喔!健群你別傻了好不好,你沒聽到她的叫床聲有多浪嗎?你以爲她有多純情喔!你如果看到她剛才饑渴的求我幹她的賤模樣,你就知道她有多欠幹!有多賤了,她這叫婊子裝純情,你還當她是貞潔烈女喔!」我被健偉哥一講,覺得羞恥的無地自容,沒想到居然被一個愛慕我的人,看到我被幹的浪蕩模樣,更慘的是,我因被幹的無法控制不斷的淫叫,而無法辯駁,這無疑是呼應了健偉哥的說法,這時我也看到了健群露出了卑視的表情,健偉哥的下身快速的抽插著我,而健群終於受不了了,他丟下藍球走向我,健偉哥也將我從書桌面拉起,讓我跪趴在椅子上,仍然從後面幹著我,健群走到我面前,便脫下運動短褲,掏出他的大雞巴,就往我嘴送,他們兄弟倆一前一後的抽插著我,沒多久健偉哥漸漸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知道他快射了,他捧著我的奶子用力的搓揉加速幹著:



「小騷貨,幹死你,你這個臭婊子,射在你裡面好不好啊?」我被他這樣的猛幹法,無法承受的放開健群的大雞巴開張了嘴:



「啊…啊…好…啊…我是安全期…你盡量射在裡面沒關系…射多一點啊…啊…~~好燙啊…射死我……爽死我了…」



接著健偉哥便頂住我的小穴,不客氣的在我小穴灌滿了他的精液,當健偉哥抽出他已射完精的雞巴時,健群便將我拉起,用力的甩在床上,他站在床沿擡起我的雙腳,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好像想把我小穴剌穿一般,狠狠的將雞巴插進了我小穴,一下下用力的頂著:「操,賤貨,虧我還這麽喜歡你,沒想到你這麽賤,既然你這麽欠人幹,今天我們兄弟就操死你這個不要臉的濫貨!」健群邊說邊用力的幹著我,我的屁股也因此發出了啪啪的撞擊聲,我沒想到平常斯文溫和的健群,此時卻變得像一頭猛獸一樣,我覺得我快被他給幹穿了「啊…啊…健群…啊…小力點…慢點…啊…啊…我會給你幹死的…啊…啊…」「對!我今天就要幹死你,你這不要臉的婊子,這麽欠幹,這麽賤,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訓你,媽的,下賤的濫貨!說,被我們兄弟幹的爽不爽,你是不是天生的婊子命,你的賤穴沒男人幹不行啊?」



「啊…啊…健群…不要這樣對我…啊…啊…我已經夠丟臉了…啊…啊…」「操!你說不說你,你不被我幹死不甘心是嗎?」說完他更猛力的頂著我的小穴「啊…啊…我說…我說…啊…我下賤…我欠幹…啊…我是不要臉的婊子…啊…我沒男人幹不行…啊…啊…我被你們兄弟…幹的好爽…啊…啊…」我說完時,健群的臉上更顯示出不屑的卑視表情,而在一旁觀戰的健偉哥也開口了:「健群,我沒說錯吧!這騷貨夠賤夠浪吧!你看她被我們幹的爽成這付德性,你信不信,以後我們想幹她時,她一定馬上自動送上門來,這種免費的婊子,我們不幹她,那不是太白癡了嗎?」



我在健群的狠幹之下高潮不斷,羞恥之心早已抛到腦後,無意識的不斷淫叫著,健群將我翻身趴在床沿,繼續從後面用力幹弄我,我的奶子不停的淫蕩的晃動著,他漸漸加快速度:「操!欠人幹的小母狗,我操死你,賤貨,不要臉的婊子!」



終於他頂住我小穴低吼一聲,將精液射進了我小穴,我也同時又達到了高潮,雙腳無力的抖著,腦筋也一片空白,他抽出了雞巴,回頭用不屑的眼神對我說:「幹!賤貨,怎樣?被幹的爽不爽啊!媽的,臭婊子,你真的有夠下賤耶!」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健偉哥的房間,此時的我還在享受著高潮過後的餘溫,心不知該恨健偉哥幹了我,讓我這般騷浪模樣給健群看到,還是該自認活該,誰叫我自己不穿內衣內褲送上門讓他們幹,我覺得羞恥,但又在他們兄弟的狠幹與言詞羞辱之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不知我是否會像健群哥所說一樣,隨時送上門來讓他們幹,我真的有他們說的那麽賤嗎?



媽媽在房間外叫喚著:「小雪,我跟林媽媽要去社區活動中心,時間快來不及了,你幫我上樓去叫林媽媽快一點。」



我一聽愣了一下,一想到那天被健偉、健群兩兄弟羞辱的情景,頓時心中百味雜陳,不知上了樓他們會用什麽態度面對我,因此也猶豫該不該上樓。



媽媽看我沒有反應,便催促我說:「快一點去啊!你在發什麽呆?」「喔!我這就去!」我百般不情願的起身走了出去,上了樓到了林媽媽家門口,我鼓起勇氣按了電鈴,出來開門的是健群,他看到我便冷冷的問道:「有什麽事?」



我幾乎不敢正視他,低聲的回答:「我媽媽說要去活動中心的時間快來不及了,要我上來叫你媽媽快一點!」



此時屋內傳出了林媽媽的聲音:「健群,是誰啊?」「是樓下的小雪啦!她媽媽說要去活動中心的時間來不及了,叫你動作快一點!」



「喔!我馬上就好了,健群請小雪進來坐啊!去冰箱盛碗綠豆湯給小雪喝。」林媽媽說完時,隻見我媽媽已急匆匆的上樓來:「林太太,你是好了沒,快一點啦!」



我媽媽才說完,林媽媽已走出客廳:「好了啦!看你催的跟什麽似的!」林媽媽跟我媽正要走時,看到我突然想到什麽似的:「對了!小雪,你媽媽跟我出去了,隻剩你一個人看家啊?」



「對呀!」我邊回答邊想跟著下樓「那我看你就留在我家吃飯好了,飯菜我已經煮好了,待會叫健群用微波爐熱一下就可以吃了,鄧太太你說這樣好不好?」林媽媽轉頭徵詢我媽的意見



我媽一口就答應:「好啊!順便叫健群幫小雪溫習功課,健群,小雪就麻煩你樓!」



我著急的說:「媽,不用啦!我自己煮泡面吃就好了啦!」「哎呀!吃泡面那會有營養啊!你不要跟林媽媽客氣啦!就這麽說定了!」當林媽媽剛說完,隻見健偉哥也正好上樓回來,林媽媽馬上對健偉哥說:「健偉啊!我跟鄧媽媽要出去,小雪今天就留在我們家吃飯了,你們兄弟倆要好好招呼人家喔!聽到沒?」



健偉哥聽完眼睛一亮,看著我暧昧的回道:「你放心,我們會好好招呼她的,絕對會給她有賓至如歸的享受!」



看著健偉哥暧昧的眼神,而健群在此時,嘴角也露出了一絲冷笑,我心底湧上了一股不祥的預感,我看著我媽和林媽媽放心的下樓走了,我趕緊找藉口要回家:「我看不用麻煩你們了,我回家自己煮泡面吃就行了!」當我正想逃離時,健偉哥擋在了我面前:「這怎麽可以呢!我們已經答應了我媽要好好招呼你呀!我們怎能言而無信呢,健群你說是不是啊?」健偉哥用眼神示意著健群



「對呀!大家都已經〝那麽熟了〞,你客氣什麽?」兩人說完便將我半拉半扯的推入客廳,進到了客廳我戰戰兢兢的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我緊張的直冒汗,不知他們下一步會對我采取什麽行動,健偉哥向健群使了個眼色便走進房間,健群站在我面前不懷好意的看著我,我害怕的低頭避開健群的眼神,當健偉哥再由房間走出時,



手上不知拿了什麽東西,此時健偉哥坐至我身旁,馬上就毛手毛腳了起來,手不客氣的在我奶子上亂摸:「怎樣?小賤貨,上回被我們幹的爽不爽啊?回去有沒有很想我們呀!很想再被我們幹吧!」



我死命的掙紮著:「健偉哥不要,你放手,我要回家了,求你讓我走!」健群在一旁不屑的說:「臭婊子,你裝什麽裝,上次不是說被我們幹的很爽嗎?今天我們就再讓你爽一次啊!再裝就不像了!」說完便上前與健偉哥合力壓制我,開始動手脫我的衣服,我死命掙紮,



但仍不敵兩個孔有武力的男生,沒多久襯衫和裙子已被脫下,而前罩式的胸罩也被打開,挂在奶子兩側,內褲也則被褪下,挂在左膝蓋上,樣子淫賤極了,我的眼淚也急的掉了下來:「不要…不要這樣…求求你們不要這樣對我…」「幹!又在婊子裝純情了,你今天怎麽穿了內衣褲啊?裝矜持呀!」接著健偉哥便從後面抱著我,雙手開始搓玩我的奶子,而健群則是將我的雙腳打開擡起,一腳放在沙發扶手上,一腳放在茶幾上,兩手捌開我的小穴,用舌尖不停的挑逗我,健偉哥也開始用手指挑弄我的奶頭,舌頭含住我的耳朵舔弄著,我哪承受得住上下夾攻式的挑逗,很快的我就呻吟了起來:



「呃…呃…不要…呃…不要…呃…呃…別再弄了…呃…呃…」他們倆聽到我的呻吟,不但沒有停下來,反而更加使勁的挑弄我,健偉哥得意的說:「操!小賤貨,被我們弄的很爽吧!想被我們幹了是吧!」「呃…沒有…呃…我不是小賤貨…呃…我不是臭婊子…呃…求你不要再弄我了」



「幹!還在裝,等會就讓你知道厲害,健群玩死這個賤貨!」健偉哥一說完,就將手中的跳蛋交給了健群,健群二話不說,便將跳蛋塞入了我的小穴,隨即打開了電源開關,我的小穴受不住跳蛋震動的刺激,我忍不住的呻吟求饒著:



「啊…啊…不要…啊…健群…快拿出來…啊…啊…這樣我會死的…啊…求你…快拿出來…」



他們根本不理會我的求饒,健偉哥繼續用舌頭舔弄我的耳朵,一手搓揉我的奶子,健群也吸吮起我的另一個奶頭,一手揉著我的陰蒂,我在多重的刺激之下,淫水已不斷的由小穴湧出,健群手指摸到了我的淫水,馬上就用言語羞辱我:



「賤貨,這麽快就濕了呀!你這個穴真是名符其實的婊子穴耶!」我被刺激的情欲高漲,全身騷癢難耐,對健群的羞辱不但沒有反駁,反而呻吟的更加淫蕩:「啊…啊…好癢…啊…好難受…啊…啊…快…可以幹我了…快幹我…啊…啊…」



「媽的,真是賤耶,想我們幹你?可以啊!想被幹就自己捌開你的婊子穴呀!」健偉哥從我背後把我的雙腳高高擡起,將我的的小穴淫蕩的朝向健群:「小賤貨,你看你這個姿勢,真是他媽的有夠淫蕩的耶,兩腳開開,下面的騷穴流著口水,好像叫人快點用大雞巴喂飽它,真是給它賤到一個不行!」我看著自己淫賤的姿勢,趕緊羞恥的別過臉去,健群見狀便抓著我的下巴面向他:「幹什麽?不敢看自己的賤樣啊!你不是想被幹嗎?還不自己捌開你的婊子穴,說些淫蕩一點的話求求我,老子聽的爽才幹你!」這時我已被跳蛋的震動刺激的淫水直流,小穴像火在燒一般,屁股也受不了的扭個不停,我隻想被大雞巴插進去,狠狠的抽插一頓,便毫不考慮的將雙手伸向流著淫水的小穴用力的捌開陰唇,擡頭用渴望的眼神求著健群:



「健群…求你…把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婊子穴…狠狠的…幹我這個…欠人幹的…賤貨…」



健偉哥聽我說完,在我耳邊羞辱我說:「哇拷!真有你的,這麽不要臉的話都說的出口,你真不是普通的賤耶!健群,你還等什麽?幹死這個不要臉的賤貨,操翻她的婊子穴!」



健群像勝利者似的站起,脫下他的短褲,抽出了跳蛋,扶著他那硬邦邦的大雞巴,毫不客氣的對著我的小穴猛刺了進去:



「操死你這個淫婦,幹死你這個不要臉的臭婊子,操!」健群一下下猛力的頂著,我被頂的連聲求饒:「啊…啊…不要…啊…健群…不要…啊…啊…小力點…啊…啊…別幹的那麽狠…啊…啊…我會死的…啊…啊…」「操!才沒插幾下就發浪了,真是賤耶!操死你這個欠人幹的婊子!」健群接手按住我已捌的大開的雙腳,下身用力的頂著我小穴,健偉哥則用雙手使勁的在我的奶子上搓揉,舌頭也不停的舔弄我的耳朵,不時的在我的耳邊說些羞辱我的話:



「小賤貨,上次被我們幹完,是不是嚐到了甜頭,你想再被我們幹很久了吧,是不是每天自己摳著你的小騷穴,幻想被我們幹情景啊!」我已被健群幹的意亂情迷,不停的呻吟著:「啊…啊…啊…我…啊…啊…啊…」



健偉哥手指持續的揉捏著我的奶頭:「是不是嘛?別害羞啊!有想就要承認呀!」



在健群的猛幹和健偉哥的淫言穢語之下,我也開始胡言亂語了起來:「啊…啊…是…啊…啊…我被你們…幹的好爽…啊…我的穴天天想著…再被你們幹…啊…啊…」



「操!賤貨,你媽怎麽把你生的那麽賤,這麽欠人幹!操死你這個臭婊子!」健群像是要插穿我的小穴似的,每一下都頂到了我小穴深處,頂的我發浪的淫叫:「啊…啊…啊…對…我賤…我欠幹…啊…啊…快操死我…啊…啊…」「媽的,你看你這個婊子樣,浪成這付德性,真是賤透了,心理想被大雞巴插,想到要命,剛才還裝什麽矜持,今天我非操死你不可!」健群更加猛力的頂著我,我小腹一陣抽搐就高潮了,健偉哥此時推開我對健群說:「健群,換個姿勢吧!叫這條發情的母狗跪著,我要幹她上面那張嘴!」健偉哥說完,健群便把我拉起,將我身體轉身跪趴在沙發前,健偉哥也脫下褲子,掏出他的大雞巴,伸手按住我的頭,讓我趴在他的下身,他的雞巴就立在我面前:「小賤貨,想不想吃健偉哥的雞巴啊!想的話就快舔喔!」健群在我身後又將雞巴插了進去,我的欲望已淹沒了我的理智,想都沒想的就張口含住了健偉哥的雞巴,開始吸吮了起來:「唔…唔…呃…呃…唔…唔…呃…呃…」



「喔!真爽,這小賤貨真會舔,舔的我爽死了,媽的,這婊子一定常常吃雞巴,要不怎麽那麽會舔!真他媽的有夠爽!」健偉哥被我舔的受不了,便提起下身猛力的向上頂著我的嘴,幾次都差點頂到了我喉嚨,我被他們兩人前後不停的抽插著,有點吃力但又有快感,幹了好一會,健群伸手向前握住我奶子,大力的揉捏著,下身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幹死你,臭婊子,我操!操死你的婊子穴!」我受不住健群這般快速的抽插,又再次達到了高潮,接著健群便抵住我小穴射精了,他趴在我背上喘息著:「幹!操這婊子,操的真是他媽的有夠爽的!」當健群將雞巴抽出時,健偉哥將我由他下身推起跪立在地上,他則站起身按住我的頭,死命的用雞巴抽插著我的嘴,沒多久他就將我的嘴,緊貼著他的雞巴底端,在我口腔射出了濃濃的精液「喔!爽!真是爽,沒想到這賤貨上面這張嘴也這麽好幹,真是爽呆了!」當健偉哥將雞巴抽出時,我的嘴角也流下了他白白的精液,我全身一軟無力的倒臥在地板上,



小穴的精液也慢慢的流了出來,他們兩人在一旁看著我這淫賤的模樣,健偉哥得意的說:「操!你看這臭婊子,上下兩張嘴都流著我們的精液,這付樣子真是賤透了!」



健群也附和著說:「媽的,這種送上門來,求人幹的免費婊子,真是賤的有夠徹底的!」



我趴在地上喘息著,心理不斷的問自己,爲什麽這麽賤,難道我天生是個婊子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