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春色> 【韩娱之保镖】(43-44)【作者:jv2836】

【韩娱之保镖】(43-44)【作者:jv2836】 - [db:分页标题]
字数:5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三章天龙oppa,你在哪?

  也许是杨天龙的厨艺真的好,又或许是劫后余生后胃口大开,反正这顿晚饭涩琪狼吞虎咽,吃的肚皮鼓鼓的。就这样,她还不满足。

  「oppa,这牛扒怎么那么小啊?我才吃出点感觉,就没了!」

  「oppa……蔬菜沙拉还有吗?我还要一碗……」

  「oppa……干脆你以后就当我的大厨好了,每天工作完后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饭菜,就算再多行程我也不嫌累了!」

  「oppa……」

  面对这样的讚美,而且是一个被无数粉丝尊为女神的美女的讚美,杨天龙还能怎么样?继续到厨房忙活呗!不管怎么样,先满足了女神的食欲再说。

  一顿饭吃了快2个小时。当然其中有1个半小时杨天龙是在厨房里忙活的。吃完后,两人也不洗碗,直接泡了杯参茶坐在了沙发上。

  气氛一下冷了下来,完全没有了刚才吃饭时的那种热烈。

  「oppa……」涩琪捧着茶杯,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你说今天绑架我的那些人到底是谁啊?难道真的是为了要挟元石oppa才来绑架我的?」
  「就目前我们掌握的信息来看,应该没有其他原因了。」杨天龙放下茶杯,走到凉台上。

  「但是我真的很奇怪,为什么每次受伤的总是你?作为当事人的裘元石倒是安安全全的坐在办公室里,反而你这个女朋友倒成了众矢之的,这不正常!」
  「那你的意思是说……」涩琪也察觉出有问题。

  「涩琪,你对我说真话,裘元石到底有没有给你说过什么不寻常的话或者给过你什么重要的东西?」杨天龙转过身,对着涩琪说到。

  「……」涩琪细细思索了一会:「真没有……元石oppa不是个爱说工作的人,平时我们见面的时间本来就少,更不会说到他的工作上去了。至於送东西,元石oppa倒是会经常送给我一些东西,但都是女孩子喜欢的小玩意,比如首饰啦、饰品啦、包包啦,难道这些东西是不正常的?」

  「……」杨天龙沈寂了一会。

  「涩琪,这件事不是我们想的和看到的那么简单。很显然,裘元石在你我面前隐瞒了什么,让我们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碰壁。今后,你的处境也许会更加艰难……」

  「不会的,不会的,元石oppa不会瞒着我的……」涩琪不停的摇着头,眼睛红红的。

  「元石oppa是真的喜欢我的,我感觉的到……他不会做出什么对我不利的事情的!」

  看着慌乱不堪的涩琪,杨天龙笑了。走上前,用两只手紧紧的握住她的双肩。
  「涩琪,别激动。这只是我个人的分析,目前我们也没有任何证据说裘元石故意对你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出来。而且,你,康涩琪,你完全没有理由对你自己不自信,你要知道你可是粉丝心中的万人迷,粉丝面前那个骄傲的熊孩子哦!」
  「……」涩琪含着眼泪,猛的点头。然后突然沖进杨天龙的怀里,大哭。
  「oppa,万一,我说是万一,元石oppa只是想利用我,不是真的喜欢我才和我交往的话,我……我该怎么办啊?!」

  「要真是那样的话,我会让他付出沈重的代价……」杨天龙轻轻的抱着怀里不断抽泣的涩琪,双眼射出淩厉的寒光,冷冷的说到。

  对於涩琪这个女孩,说不动心,那杨天龙是在骗自己。年轻、貌美、成熟、冷艳,这些动人的词汇全部集中在这个女孩身上一点都不为过。

  特别是经过接触了解,杨天龙知道了这个女孩子在成熟的表面下隐藏着天真、浪漫的情怀和难以忘却和割舍的过去,这令杨天龙更加心疼不已。但是为什么没有对她产生那种纯粹的男女之情呢?

  也许是在部队太长时间了吧,早已看惯生死、早已透支灵魂,对於世间的情啊、爱啊,杨天龙真的不敢去触碰,真的是不敢。自己本身就是在刀口上过日子的人,一旦有了牵跘,有了挂念,那就等於给敌人暴露了一个弱点,而且还是致命的弱点。就像现在的裘元石一样,面对涩琪这无辜的眼神,如果真的轮到自己做出选择,自己该怎么办?

  也许涩琪说的对,就当做一个爱在哥哥面前撒娇的妹妹看待吧!这样的话,大家也相处的自在,也不会为一些生活中的小事所困恼和心烦。

  这一夜,涩琪在卧室里和衣而睡。杨天龙呆呆的躺在沙发上看了一晚上的天花板。

  第二天一早,裘元石便敲响了公寓的大门。

  「裘会长……您来了……」杨天龙打开门,将裘元石迎了进来。

  「怎么样?涩琪有没有受伤?她的情绪现在怎么样?」裘元石进门第一句话就是问涩琪的情况,那真挚的表情和语气,让杨天龙有了一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

  「涩琪情况还好!昨天睡的比较晚,现在还在卧室里休息!你进去看她吧……」说完,杨天龙主动走出了公寓,来到楼梯间,把空间让给了裘元石。

  当然,杨天龙此举并不是为了给裘元石留空间对涩琪做些什么,按照涩琪现在的心情,估计也没什么心思和裘镇海谈情说爱吧?!但是人家毕竟是男女朋友,说不定经过这次绑架事件,裘元石会有些话想单独和涩琪说,作为一个外人杵在里面,那个场面肯定会相当的尴尬。

  裘元石理所当然的直接推开了卧室的房门。

  「涩琪……涩琪……」轻轻的拍了拍涩琪那颗小脑袋,裘元石爱怜的叫到。
  「天龙oppa……你在哪里?」没想到涩琪从睡梦中惊醒的第一句话居然是……

  裘元石当场楞在了一边。当涩琪揉了揉睡肿了的双眼,见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自己的男朋友——裘元石的时候,她也楞住了。

  「元石oppa,怎么是你?」

  「……」

  虽然杨天龙主动走人,但他并不敢离开公寓,但又不能在门口当门神。於是他充分发挥了老本行的特点,跑到楼下的保安室和里面的大爷吹牛打屁起来。
  「大爷啊,你在这里当保安当了多久啦?」杨天龙绝对的没话找话说。
  「呵呵,不久,25年了!」

  「我靠,25年还不久?都快赶上我的岁数了。」杨天龙脑海一闪,「对了,大爷,12楼3B这个房间的住户你熟悉吗?」

  12楼3B房,正是昨晚杨天龙和涩琪所住的房子。

  「干嘛?你问这个干嘛?」大爷虽然年纪大,但是心却不老。见到这个毛头小子问了这么个极度隐私的问题,大爷当然有了戒心。

  「嗨,那个住户最近在追求我妹妹。这不,昨晚都把我和我妹妹接到这里住了。妹妹找老公,当哥哥的当然要仔细点,多收集些情报也是正常的啊!」杨天龙说着大话一点也不脸红。

  「昨晚和你一起进入房间的那个女孩真的是你妹妹?」

  「这不废话嘛,不是妹妹难道是情人啊?你看我这穿着打扮,是住得起这样公寓的人吗?」

  「这倒也是……」老人同意的点了点头。这栋公寓,虽说环境绿化一般,但胜在地理位置好,楼也比较新。这样的位置的楼盘,一个两居室在首尔没有个十亿是拿不下来的。就杨天龙身上的衣服,想要买的起这样的楼,估计还差点火候。
  「这样吧,小夥子,住户的事情作为我们保安来说是不应该乱说的,但是我劝你还是叫你妹妹再多考虑考虑吧……」说到这个程度,老头再也不肯开口了。
  杨天龙也没想到自己为了不无聊,跑到保安室聊天的时候居然也能套出这么重要的情报,杨天龙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赶紧去买张彩票,别让今天的好运气白白浪费掉。

  正当他准备继续套话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杨天龙拿起昨晚朴女士给的电话,按下了接通键。

  「杨天龙xi,你在哪里?我和涩琪说完了,如果你有时间,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聊聊吗?」

  「没问题。」杨天龙略微沈思,「就在大楼外侧的咖啡店吧!现在时间尚早,咖啡店里应该没什么人。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也不应该离涩琪太远。」
  「好的!2分钟后,楼下咖啡店见。」

              第四十四章密谈

  坐在小巧但温馨的咖啡馆里,杨天龙和裘元石并没有急着说话,两人均默默的捧起热热的咖啡浅浅的琢了一口。

  过了好一会,裘元石长叹一口气说到:「昨天下午,也就是涩琪被绑架的时候,三星集团本部长——姜健直在他的办公室被人枪杀。

  狙击手从对面大楼射出的子弹穿过了他的脑袋!而那个时候,我正在董事会特别会议上提交关於他贪汙公款、行贿政界人士的证据。「

  「时间那么巧?」杨天龙惊讶了。

  「不只是巧,而是丝毫不差!」裘元石沉声说到:「要知道,在对面大楼里布置狙击手,绝对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可以说,对方在我未走进会议室或者之前就知道我已经收集齐姜健直的材料,并准备提交给董事会。」

  「你的意思是有内鬼?」杨天龙眉毛翘了翘。

  「知道你收集齐资料并准备在那个时候参加董事会的有哪些人?」

  「……」裘元石听到这个问题,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看着杨天龙。

  「咳咳……我多言了,对不起!」是啊,你杨天龙只是一个裘元石请来保护他女朋友的保镖而已,有什么资格去干涉裘元石甚至三星集团内部的事情?人家给你透露点内幕,是想让你明白现在形势的紧迫,而不是向你汇报案情的。杨天龙见到裘元石的表情,立马反应了过来。

  「那我现在要怎么做?」杨天龙换了个问题。

  「继续保护涩琪。」说完,裘元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这里面有些现金,你先拿着应急。至於和你事务所签订的协议中商讨的酬金,我已一分不少的打到了事务所的帐号。今后如果遇到什么困难,需要我的帮助,请及时联系朴女士或者我。」

  「裘会长,你这是……」杨天龙怎么有种被托孤的感觉。

  「说实话,昨天下午绑架涩琪的人是谁,我现在也没个头绪。我只知道站在我对立面的人的力量远远超出了我原本的想象。到现在,我才真正的害怕起来。今天你我二人能安静的坐在这里喝着香甜可口的咖啡,也许明天我们就阴阳相隔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裘元石无奈的耸了耸肩。

  「那你准备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董事会交给我这个任务,就是把我推上了火山口。如果我这次能把集团内部的蛀虫一网打尽的话,今后我在集团就会青云直上、前途无量。但是如果我失败或者中途放弃的话,那么你认为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们会放过我吗?所以,现在的形势容不得我做出选择,做,也得做;不做,就是等死。」

  「那我能帮你什么?」杨天龙微微的点了点头,自古以来,酷吏都不是那么好做的,而且下场一般都很淒惨。

  「一定要保护好涩琪,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呵呵,不受到任何伤害?」杨天龙苦笑了一下:「裘会长,还记得上次我问过你的问题吗?」

  「哦?上次貌似你问过我不少问题,我怎么知道你是指哪一个?」

  「我上次问你:你对涩琪表白,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下向她求婚,这些举动都是出自你的真心吗?」杨天龙突然提高了音量,

  「现在,我还想听听你的答案。」

  「……」裘元石盯着杨天龙,久久的没有说话。

  「你知道世界上有种心理疾病叫:斯德哥尔摩综合征(Stockholmsyndrome)吗?」裘元石答非所问。

  「当然知道!斯德哥尔摩综合征(Stockholmsyndrome),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於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於他人。」杨天龙慢慢的从脑海中回忆起了部队里教官教授自己的相关知识。

  「呵呵,你看来很了解啊!你不觉得涩琪现在就有这样的症状吗?」裘元石苦笑到。

  「什么?涩琪……难道你是指我?」杨天龙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情况?事主来捉奸了?但是自己和涩琪啥事都没有啊,一个普普通通的保镖事件怎么弄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这么高端的词汇出来了?

  「呵呵,不要紧张。我并不是说你和涩琪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感情。但是这段时间你们几乎天天在一起,而且你两次把涩琪从危险中救出,她对你产生依赖和信任也是正常的。」

  「……」杨天龙皱着眉头看着裘元石,不知道他突然整这么一出是什么意思?!
  「哈哈,别这样看着我。我说这个,就是希望你能明白,现在你保护涩琪,不仅仅是因为我用钱来雇佣你,而是当事人已经习惯了你的陪伴和保护。而且通过这两次的突发意外的表现,我觉得你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不是吗?」
  「……」杨天龙沈默了,一语双关的说到,「裘会长,我就是一个保镖,单纯的保镖!」

  「好吧,那就请你这个单纯的保镖好好保护涩琪吧!」裘元石站了起来,「这是我这个雇主的要求,也是涩琪这个被保护人的希望!」

  「放心的,我会的!无论是谁,只要谁敢伤害涩琪,我都不会放过他的!」杨天龙死死的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裘元石,一字一句的说到。

  「我相信你……」裘元石并没有逃避杨天龙淩厉的眼神,微微一笑,对着他挥了挥手,大步走出了咖啡馆。

  裘元石走出咖啡馆后,杨天龙并没有跟着离开,而是静静的坐在位置陷入了沈思。

  「裘元石……三星集团……有点意思,真的有点意思!」

  呆坐了很久的杨天龙,突然嘴角上翘,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然后,突然站了起来,大步走出了咖啡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